全然地體驗生命

lover

~引用生活在合一~

Sri Bhagavan:

生活就是要體驗。

人類過去數千年來嚴肅地致力於積累靈性知識,以揭開生命的奧秘。

當生命以不確定性與挑戰突襲他時,他一直試著去瞭解生命的錯綜複雜,使自己成為一個成功的戰士。

在他與生命搏鬥的努力中,他忘記了生活。

雖然靈性知識可以幫助一個人瞭解生命事件背後的原因,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他的痛苦,但是不能給予他完整的解脫。

就像一個運動員要撐桿跳。

雖然桿子帶他到了頂部,除非他放掉桿子,他無法跳過去。

在一個點之後,知識本身就成了體驗生命的障礙。

在一次Sri Bhagavan的達顯中,一個小男孩問他:「Bhagavan,我盡力去嘗試,我還是不瞭解生命,生命是什麼?」

Bhagvan和藹可親地微笑著,說道:「一個活生生的人不會問這個問題。生命不是一個要解決的難題,而是一個要去經驗的奧秘。」

一個人要享受冰淇淋,不需要詳細知道冰淇淋的製作,或它的製造商的歷史。一個人要享受生命,不需要去瞭解生命。

譬如說,生活給了你一個不斷以慾望、慾望與更多慾望困擾你的妻子,對你的財務限制不敏感。

你試著去瞭解你妻子的行為,在內在與外在努力改變她。

在這過程中,如果你將覺知轉向內在,你就可以清晰地明白瞭解無法帶來全然的自由,原因很簡單,自由不屬於頭腦的領域。

你可以以靈性理論安撫自己,如「你們不要論斷人,免得你們被論斷。或「每個人都被許多因素制約著,因此他如何對自己的行為負責?」理論化確實有助於安撫頭腦到一個程度。

但是可以有多少次,對多少問題有效,以及持續多久,是個問題。

假設你回到家,你的妻子開始對你尖叫,大喊。如果你知道如何去經驗它,它可以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情景。

如果全然地經驗它,它就會變成喜悅。

你妻子的喊叫與杜鵑悅耳的歌聲沒有麼不同。當任何事物被全然體驗後,都會留下喜悅與平靜。

僅僅瞭解一些靈性法則不會使一個人從痛苦中解脫。

一個人可以基於業力的因果法則分析生命,你生下痙攣麻痺的孩子背後的原因可以追溯到你的前世,因為你傷害了一個無辜的孩子,但是此外你可以做什麼呢?痛苦仍然繼續在你的內心存留。

你被「生命是什麼?生命的目的是什麼?上帝創造宇宙只是為了使人類受苦嗎?」的問題困擾著。

Bhagavan說:「生命所有的根本問題都是沒有答案的。」

如果你能瞭解這一點,問題就會像枯葉般掉落。

答案是存在的,但是只到一個程度。

在這之後,就有沒有答案了。

今天你充滿了問題,你沒有滿足。

問題看起來合乎邏輯,但是超出一個點之後就沒有意義了,它們是沒有答案的。

你必須看見邏輯的限制,以及邏輯如何可以變得多麼不合邏輯。

所有觀點的平息就是覺醒。

成為覺醒的就是去活出生命。

更多心靈教導